借贷过的温州老板是哭着看《人民的名义》……
2018-06-26 21:53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  话说,剧集《人民的名义》开篇很重要的一个线索是大风厂。事情的原委大抵是这样的:

  山水集团得知大风集团厂区即将规划为高档住宅区,地价马上就要飙升,据说那块地市值十个亿。恰好这时,大风集团由于自身经营不善,出现了生产资金周转困难的问题。山水集团于是主动出击、乘机作局,采用过桥借贷方式,借给大风所需的5千万,还贷时间为6天,抵押物则为大风的全部股权。这属于典型的企业间过桥贷款。

  大风厂股权问题的由来,是一个典型的“过桥贷款”悲剧。所谓过桥贷款,是一种特殊的短期的贷款,主要用于弥补借款人短时间内的资金缺口,通过过桥资金达到与长期资金对接的条件。

  温州,这座资本之城,以民营经济扬名,又被国人贴以“炒”字大旗。其中涌动的巨量资本,始终活跃在房地产、煤矿、金融衍生品等投资领域。于是,喜欢投资甚至投机的温州老板,喜欢“短贷长用”,即用1年期贷款去投资3年、5年、10年的项目,期间贷款到期还本金的时候,温州老板就到民间借贷市场、或者企业之间周转,这笔资金被称之为“过桥资金”。有调查显示,银行贷款紧张的时候,这些转贷资金的使用费相当惊人,如一笔1000万元的资金,使用期为10天,企业支付的利息要达到十多万元。

  “短贷长用”对于企业而言,要频繁地找资金还给银行再续贷,这使得2011年温州发生民间借贷风波时,不少企业“倒”在了资金链的断裂上。后来,温州还专门设立了温州市企业应急转贷资金,帮助受拖累的部分企业化解金融风险。

  图为2011年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资金链断裂“出走”国外。消息传开后,债权人和供货商一下子涌来到公司,开始追讨欠款。

  信泰集团是温州最大的眼镜企业,后来大举投资光伏产业,在光伏业的寒冬后,信泰集团发生严重的资金链危机,其董事长胡福林于2011年9月出走美国,后回国自救。

  而庄吉集团的故事并不复杂,该集团以生产服装起家,其主业也是服装生产,后来在高额利润的吸引下,庄吉集团开始大量投资造船业。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后,全球航运业全面亏损,连带造船业一片惨淡,但在廉价信贷的推动下,庄吉船业逆势扩张。后来庄吉船业船东弃船,这导致公司此前在造船业上投入的资金无法收回,同时银行贷款到期,这些问题很快引发了庄吉船业的债务危机,并将集团拖入其中。

  大风的董事长蔡成功满以为凭着他跟京州城商行的关系,一定能搞到那笔贷款,这样他就有钱来山水集团的借款了。但情况却彻底出乎他的预料之外,因为京州城商行变卦了。款贷不下来,大风集团自然还不上钱。这时,原来的过桥贷款就演变成了高利贷。一番利滚利后,大风集团终于无法承受。三个月后,法院根据贷款协议,直接判处被质押的大风的所有股权归山水集团。然后就是蔡成功的和大风厂员工护厂行动等戏码的上演了。

  高利贷,是金融的和噩梦。温州人将专做民间借贷生意的人为“老高”。过去,温州民间借贷空前活跃,每次银行贷款一紧张,温州民间借贷综合利率持续上扬,月息高达3-5分,个别甚至达6分至1毛。2011年温州民间借贷危机爆发的那年,老板回忆:“现在高利贷利滚利,年利息高达60%……”民间借贷崩盘,在温州,类似的危局在上世纪八十年代、九十年代就爆发过,但像2011年这样大规模集中爆发,涉案金额之巨、范围之大,在温州金融史上屈指可数,拉开了“温州老板跑”的大悲剧。 “断贷”风险大规模爆发,多数“老高”资金血本无归,四处躲债,陌生电话都不敢接。

  《人民的名义》剧情:蔡成功的大风厂除了找京州城市银行申请过贷款,而且还向其他银行申请了多笔贷款,初步估计累积借款高达数亿元,京州城市银行之所以会断贷就是因为发现大风厂负债过大,风险高。

  2011年开始,为减少坏账,温州各家银行开始大排查,回收中小企业贷款。断贷像一场噩梦,突然到中小企业面前。银行贷款“断供”之后,好多民营企业老板发现,自己已身背巨大债务,本来期望用银行贷款民间高利贷,却失去了“拆东墙补西墙”的源头。

  据《第一财经日报》2013年7月11日的报道称一家股份制商业银行温州分行,在3年左右时间里,连续抽贷了强强集团1.15亿元,这令年过六旬的董事长黄聪弟很是愤慨。

  强强集团于2003年组建而成,中国“十大锁王”之一,注册资金2亿元。2012年强强集团列“温州市百强企业”第63位。2010年上半年,强强集团向该银行贷款1.4亿元,且之前多次被评为“钻石级”客户。可是2010年上半年,强强集团一笔5000万元贷款到期,按时还款后该银行却不给续贷。在多方斡旋下,该银行表示可以续贷,但前提是增加瓯联控股集团下属十几家单位作为。在黄聪弟满足要求后,该银行只续贷了2000万元。黄聪弟只好拉着朋友去协商,希望能够足额续贷,结果无功而返。自此之后,强强集团每一笔贷款到期,该银行都会压缩贷款额度。

  2011年温州民间借贷危机爆发后,银行恐慌。银行又要求强强集团须增加抵押物,贷款周期不变,不过要压缩贷款额度。对此,黄聪弟提出可增加个人房产作为抵押,希望银行贷款额度不变。2013年4月21日,强强集团在该银行的一笔2000万元承兑汇票到期。4月初,该银行经办人上门说,担心月底贷款余额不足,希望强强集团提前还贷,并可办理续贷。于是,黄聪弟找到该行领导,该银行表示肯定会优先考虑贷款,双方同时敲定这笔贷款各个环节,但该行最终食言。

  为了高利贷的追讨,蔡成功举报了李达康的老婆、银行副行长欧阳菁:在京州,只有欧阳菁的城市银行和农村信用社给蔡成功贷款,蔡成功分别找欧阳菁贷款四次,每次都是用蔡成功母亲张桂花的银行卡给她五十万的回扣。反贪局在掌握了后,了欧阳菁。

  2011年爆发的温州区域性金融风波,重创了温州的信用体系。随着一些金融案件浮出水面,银行从业人员涉案的新闻屡见不鲜,银行成为金融犯罪的多发地带。不少银行从业人员涉案其中被,有受贿、非法集资、挪用贷款、违法放贷等。

  【投票】请为联安社区和鲁建仁施庆收叶芳陈大丰等为“五水共治”做出贡献的工作者投上宝贵一票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garahisar.com 版权所有